浅野koji

五甚、甚右、伏黑父子主
推:mp0328 / WB:浅野Koji

是廢漫,就想欺負五條(是愛



雖然不知道五條能不能用咒力打造咒骸,總之就這樣設定,廢漫不用太認真(揍)


前回

http://asanojp.lofter.com/post/4be4e5bc_1cd1ff504

送抱枕給男友後,男友只抱抱枕怎麼辦?


大概是小時候沒抱過的關係,甚爾只要抱到抱枕就很想睡

[IF]覺得這三人組合很有趣&想看甚爾參加格鬥俱樂部賭賽的產物。


一些設定:

因為總是贏得比賽的關係,所以甚爾覺得可以預測結局的賭賽很無聊,根本不能稱之為賭博。

而且成為棋子根本沒辦法體驗賭博的樂趣,只會變成他人的樂趣而已。只有缺錢的時候,他才會去參加賭賽,賺點零用錢。

用三角鎖⋯祝大家情人節快樂

少年甚爾妄想


-曾經短暫上過學

-很聰明,所以覺得同學都是笨蛋

-髮夾是女同學夾的,雖然不喜歡,但是有飯吃就好

-即使上學也無法安心,會隨身攜帶小型咒具

-奶子還在成長中卻已經超規格

今晚想來點...伏黑家的杯麵。

裡面添加禪院家失傳已久的十影法醬料,搭配天與的美味調味包。

圖1是那個泡麵蓋妄想

禪院直哉不存在的記憶

※五→甚、直→甚

-

-

-

-

-

-

抱歉我家五條小時候個性還蠻差的,不把誰放在眼裡那種,唯一放進眼裡的是禪院家的甚爾。


擁有咒力的強者對他來說並不稀有,毫無咒力卻很強大的甚爾反而更能夠引起他的興趣,就像發現寶物(獵物)一樣的概念。


直哉也是瞧不起甚爾以外的人。由於當時年齡還小,甚爾和五條從未對決過,直哉對五條的認知僅限於傳說。直到五條打敗甚爾之後才認同他的實力。


一直覺得直哉一邊嫉妒五條是能夠和甚爾站在同側的人,卻又不得不承認他是唯一理解甚爾強大的人,這點還挺有趣,有機會再畫畫這兩人(???)

雖然跟父親節沒啥關係,就當作為了孝敬爸爸把麻煩帶回家的惠惠好了(喂)